现代牧业“污染门”:村民围堵养牛场称人贱不如牛

中国奶牛养殖业深水炸弹

更大的背景是中国大牧场建设的运动。2008年爆发的“三聚氰胺”事件,推动了整个奶牛养殖业甚至乳业的变局,直接表现之一就是万头牧场突飞猛进。

高速推进的万头牧场建设到了该反思的时候。陕西一食品药品监督局负责人向早报记者表示,这次事件能够引起各方重视,促进监管措施的落实和进一步加强。而一位畜牧系统官员称,此事已引起陕西省高层官员关注,可能会调整一些相关政策。

11月24日,湖北通山县九宫山镇党委书记阮志刚告诉澎湃新闻,目前当地村民仍在封堵通山牧场的大门,“外面的牧草进不来,里面的牛奶出不去,我们八天八夜都没怎么睡觉了”。

长江勘测规划设计研究有限责任公司环境影响评价工程师张曦曾参与通山牧场的环境评价,他向澎湃新闻表示,通山牧场的环境影响评价没有任何问题,经过了实地勘测和论证。至于如今牧场出现的污染问题,张曦认为,这应该是后期未按照环评报告要求内容进行建设和运营所致,另外与当地环保部门的监管也有关系。

“保姆”赶走了“金凤凰”

近日,早报记者在现代牧业宝鸡牧场周边也曾见到,当地农民以4元一立方米的价格购买现代牧业产出的沼液浇地施肥。但有农民表示,施肥的次数是有限的,一年就那么几次,但牧场每天都有大量沼液产生,有的时候就会乱倒。

11月24日下午,九宫山镇党委书记阮志刚通过电话告诉澎湃新闻,这次村民封堵通山牧业大门还是因为污染问题,“污染问题是客观存在的,牧场方面对于群众提出的污染问题也作出了公开承诺,群众还是不愿意”。

乳业专家王丁棉告诉澎湃新闻:“我们现在有56个万头牧场,还有准备上马和在建的。过两三年就有100个了,全球80%的万头牧场都在中国,而且就是这几年才起来的。”

危机的种子在此前牧场大跃进中早已埋下。六年前的“三聚氰胺”事件后,建大规模牧场成为行业主流。除了始终坚持万头牧场模式的现代牧业外,蒙牛、伊利等乳业巨头也纷纷上马万头牧场。截至目前,中国已有56个万头牧场。

2010年,湖北通山县以优厚的扶持政策引来了现代牧业万头牛基地。

随着万头牛的到来,牧场每天产生了大量粪便和沼液。澎湃新闻从牧场的东侧环牧场一周,在牧场的围墙外共发现3处露天沼液池,池中水散发酸臭味,黑色略泛黄。村民介绍说,这几处沼液池原本是农田,牧场来了后,把地租过去排放粪便和沼液,
“污染地下水不说,一下雨,臭水就溢出来流进横石河”。

除了现代牧业,飞鹤乳业、澳亚集团等也在近些年陆续建立了自己的万头牛牧场。

污染是万头牧场不得不面临的难题,也是此次现代牧业多地牧场爆发危机的关键原因。

早报记者现场看到,通山牧场周围,至今还存在数个大型的沼液、牛粪露天囤积池。

11月23日,27岁的陈果向澎湃新闻回忆,现代牧业通山牧场落户九宫山镇之后不到一年,他便与妻子迁至县城居住,因为那里“太臭了”。

现代牧业宝鸡牧场属地、眉县青华镇兽医站一名负责检疫报检的工作人员则向澎湃新闻表示,据他所知,现代牧业从未向兽医站报检过,兽医站也从未给现代牧业的淘汰奶牛出具过检疫证明。

邓九强在仪式上说,公司能落户通山,是被通山县委县政府发展现代农业的“诚心”所打动。

一份报告显示,在世界上奶牛养殖水平最高的国家以色列,2011年有969个牧场,平均饲养规模113头。新西兰有425万头奶牛和1.16万个奶牛场,平均每个奶牛场存栏约370头。该报告称,奶牛养殖的规模并非越大越好,应以适度规模为宜。

12天后,当地村民将牧场大门封堵。

王丁棉也认为,万头牧场在中国突然兴起,与企业好出风头不无关系,“以万头牧场的广告效应来帮助企业发展。”

“后三聚氰胺”时代,“万头牧场”概念在政企间大受追捧,但业界专家的质疑声从未间断。

眉县动物卫生监督部门也有苦衷,一位工作人员称:“我们去监督检查,经常要等一个多小时才能进门,甚至有市领导去,也被挡在门外。”

此前,通山牧场曾曝出过污染问题。2012年,通山牧场就因随意倾倒牛粪和沼液,污染了当地的横石河,导致蚊蝇袭扰,引发当地村民不满。当时有村民将牛粪倒进通山牧场的办公室。

据通山县一位官员透露,现代牧业一位高层与通山县政府商谈时,曾提到牧场迁离的赔偿问题。

现代牧业成立于2005年9月,是引领中国大牧场建设风潮的行业龙头,其前身领先牧业,于2006年在安徽马鞍山建起中国第一个万头牧场。

在现代牧业通山牧场被封堵期间,“外面的牧草拉不进去,里面的牛奶运不出”,截至11月28日下午,通山牧场因堵门累计死亡60余头奶牛,2000余吨鲜奶被倒入沼液池。

24小时“轮流值班”封堵牧场

在牧场被封堵期间,“外面的牧草拉不进去,里面的牛奶运不出”,截止到11月28日下午,通山牧场因堵门累计死亡60余头奶牛,2000余吨鲜奶被倒入沼液池。

湖北,是现代牧业建设万头牛基地的第八个省。2010年,湖北通山县以优厚的扶持政策引来了这只“金凤凰”。

赶走了牧场谁埋单?

通山牧场遭遇“堵门事件”是从11月16日上午开始的。据当地一位许姓村民介绍,起初是牧场所在地的畈中村村民发起抵制活动,封堵了进入牧场的3处大门,后扩展到全镇范围,最多时牧场门口聚集人数近千人。

通山县“八山一水一分田”,耕地稀少,可供万头牛牧场种植牧草、吸纳粪污的土地有限。杨利国告诉澎湃新闻,对万头牧场来说,通山政府提供的1000亩土地是不够的。按照欧盟标准,一头奶牛需要7亩地,按万头计算,则需要7万亩,远远高于1000亩地。

杨利国告诉澎湃新闻,他在大搞万头牧场候是持“泼冷水”的态度,“规模越大,规模越大,环保、污染、疾病控制难度大,成本高,这是事实”。

据中国奶业协会副会长杨利国介绍,在欧洲,万头牧场也不多见。美国的万头牧场,都是市场作用下成长的,政府不会去干涉招商引资,“但我们的牧场都是在赌气量,政府作用比较大。”

11月24日,澎湃新闻记者在现代牧业通山牧场正门看到,牧场大门处聚集了数十位村民,周围挂着数十条横幅,上面写着“闻臭到横石,人贱不如牛”、“还我碧水蓝天,还我新鲜空气”等标语。村民搬来家中的床铺,在门口生起火堆、搭起帐篷昼夜把守。

而对于通山来说,他们寄希望万头牧场能让当地畜牧业产业化“迈上一个新的台阶”,以达到带动周边产业发展,促进农民增收。

在系列奶业、特别是奶牛规模化养殖扶持政策的刺激下,万头牛场呈“脱缰”之势。

通山牧场选址失误

除正门之外,牧场还有三处进场大门,其中一处被大量土石封堵,铁门紧闭,上面还贴着
“通山县环保局2014年10月29日封”的封条。另外两处与正门情况相似,均有村民搭起帐篷把守。

这是进入11月以来,现代牧业下属牧场第三次爆发危机。此前肥东牧场卷入“污染门”、宝鸡牧场深陷“病牛门”,这一次通山则直接下了“逐客令”。

陕西西安市灞桥区农林局组织人员对患病奶牛进行捕杀深埋。 澎湃新闻记者 王健

通山县多位要求匿名的官员表示,现代牧业“客大欺主”,县级政府、环保部门根本“管不住、惹不起”。

现代牧业通山牧场在堵门事件发生后的第二天,就公开承诺称,在2015年1月底前,陆续调出2500头奶牛,将奶牛的总体数量控制在7000头;此外,停止在九宫山镇辖区内沼液还田工作,对病死牛做无害化处理,对恶臭气体采取防治措施等。如果在2015年5月31日前未达到以上承诺,牧场将在2015年6月1日后四个月内将奶牛无条件全部运走。


中,现代牧业目前已建成运营的万头规模奶牛养殖牧场已达22个,奶牛存栏数超过20万头。并以日产生乳2600多吨的规模,为国内最大的原料奶生产商。而
该公司确立的生产目标是,到2015年奶牛存栏24万头以上,年产鲜奶突破100万吨,奶牛年平均单产达到9吨以上。而就单个牧场的体量来说,奶牛存栏量
也早已突破万头。据现代牧业官网显示,公司旗下于2012年3月开始运营的蚌埠牧场,奶牛存栏数已突破4万头,是目前亚洲单体养殖规模最大的牧场。

杨利国称奶牛养殖应规模化、现代化,但规模大小要因地制宜。

在通山当地多位官员看来,堵门事件的处理结果并不“完美”。按照当时签订的投资协议,通山县政府和现代牧业任何一方违约,将要向对方支付500万元的违约金。至于通山县政府和现代牧业就通山牧场搬迁一事,达成了一个怎样的协议,目前尚不得知,双方就此问题一直缄口不谈。记者多次致电现代牧业总裁高丽娜,均未获正面回复。

阮志刚称,目前牧场的大门已经被封堵了9天,里面的牛奶出不来,外面的牧草进不去,“牛都要被饿死,那也是生命”,牧场每天倒掉100余吨鲜牛奶。阮志刚还表示,“全镇的干部都在给群众做工作,但是很难,我们八天八夜都没怎么睡觉了”。

“保姆”赶走了“金凤凰”

乳业专家王丁棉告诉澎湃新闻:“我们现在有56个万头牧场,还有准备上马和在建的。过两三年就有100个了,全球80%的万头牧场都在中国,而且就是这几年才起来的。”

王丁棉则称,万头牧场给中国奶牛养殖业埋下“深水炸弹”。

现代牧业又一牧场深陷“污染门”。

2008年发改委制定出台的《奶业整顿和振兴规划纲要》提出,要推进奶牛养殖规模化和标准化。此后,政企合力推行从牧场到最终用户一体化的经营模式,旨在改变以往奶牛养殖和生乳供应“小、散、乱”的局面。

近日,澎湃新闻在现代牧业宝鸡牧场周边也曾见到,当地农民以4元一立方米的价格购买现代牧业产出的沼液浇地施肥。但有农民表示,施肥的次数是有限的,一年就那么几次,但牧场每天都有大量沼液产生,有的时候就会乱倒。

早报记者根据公开资料统计得出,从2011年年底至今,咸宁市环保局,通山县政府、环保局以各种形式向通山牧场下达整改要求超过7次。

近日,类似的紧急聚集在九宫山镇已经发生了不止一次。当地村民称,上一次紧急聚集是在11月19日凌晨4时,“他们要强行拆除帐篷,打开大门,我们一敲锣全镇的人都会来”。

选址失误

早在2011年,媒体就曾连续报道现代牧业污染事件,包括安徽马鞍山牧场、安徽肥东牧场周边牛粪随意排放等,但“改善”之后的肥东牧场仍被媒体数度曝光,顽疾难除。

事实上,通山牧场所在的九宫山镇畈中村乃至全镇都难以满足如此大规模的用地要求。公开资料显示,畈中村现有耕地面积不足2000亩,全镇耕地面积不足2万亩。

县长胡娟表示,通过一周的整改,目前臭气污染治理效果有了一定程度的改善,但要从根本上改变污染问题,还需要长时间、持续行动。向老百姓做出了承诺,就要采取多项举措治理,按时间、进度从速整治,穷尽办法,消除污染。整治的目标和措施要向群众公布,整治的过程和效果要请群众参与、让群众评判,要经得起时间的检验和群众的监督。

该文章称,奶牛养殖的规模并非越大越好,应以适度规模为宜。

今年11月初,现代牧业肥东牧场污染问题再度遭媒体曝光,而这已不是该牧场第一次卷入“污染门”。

杨利国称奶牛养殖应规模化、现代化,但规模大小要因地制宜。

图片 1

通山政务网的一则消息显示,2013年5月23日,时任通山县环保局局长的游涛带着环境监察执法人员对现代牧业有限公司进行突袭检查,责令牧场进行整改,环保部门甚至放狠话:对“屡教不改且涉嫌犯罪的,将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这是进入11月以来,现代牧业下属牧场第三次爆发危机。此前肥东牧场卷入“污染门”、宝鸡牧场深陷“病牛门”,这一次通山则直接下了“逐客令”。

就在村民撤离前一天,当地一位参与协调工作的官员告诉早报记者,政府和企业起初都低估了事态,并没想到“事情会闹这么大”。11月29日,看着村民陆续从堵门现场撤离,疲惫不堪的前述协调官员舒了一口气,“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据当地村民介绍,堵门事件发生后,通山县环保局和通山牧场曾张贴了“公开承诺书”。

从未就淘汰奶牛申报检疫

据中国奶业协会副会长杨利国介绍,在欧洲,万头牧场也不多见。美国的万头牧场,都是市场作用下成长的,政府不会去干涉招商引资,“但我们的牧场都是在赌气量,政府作用比较大。”

他分析称,养牛场的选址需要地势高、通风好。而通山牧场占了大量农田,其地理位置和地势对牛并不理想。“通山牧场四周都是山,在农田中间,企业当时也应理智一些,不是政府提供的就是最好的,应该选择最适合养牛的地方。”杨利国说。

现代牧业又一牧场深陷“污染门”。
近日,现代牧业湖北通山牧场遭当地村民堵门,已经持续9天。这是通山牧场继2012年因污染问题遭当地村民泼牛粪抵制后,爆发的又一次大规模的抵制行…

就在此番肥东牧场“污染门”尚未平息之时,11月11日,澎湃新闻调查披露了现代牧业宝鸡牧场私售淘汰奶牛,其中部分奶牛结核病和布病检测结果呈阳性一事。

现代牧业在香港上市,是国内奶牛养殖龙头企业,契合通山县的招商要求。于是,通山县为抓住这个“香饽饽”,开出了极为优厚的扶持条件,当时参与签约的湖北省领导要求咸宁市和通山县两级政府为企业的发展提供“保姆式”服务,让企业在通山留得住,能发展。

王丁棉也认为,万头牧场在中国突然兴起,与企业好出风头不无关系,“以万头牧场的广告效应来帮助企业发展。”

此前,澎湃新闻曾报道,
现代牧业宝鸡牧场因涉嫌私自违规出售被淘汰带病奶牛等事,遭到公安、动检部门调查,多人被拘。11月20日,陕西眉县疾控预防中心副主任刘建飞向澎湃新闻证实,现代牧业宝鸡牧场每年都有员工被查出染上人畜共患病布鲁氏菌病。

11月28日,雨,湖北省通山县九宫山镇石峰尖山顶腾起一团雾。山脚下,现代牧业通山牧场牛棚里不时传来奶牛“哞哞”叫声。还剩两天,8700头奶牛将断粮,面临大面积死亡的风险。这是当地村…

澎湃新闻根据公开资料统计得出,从2011年年底至今,咸宁市环保局,通山县政府、环保局以各种形式向通山牧场下达整改要求超过7次。

现代牧业宝鸡牧场属地、眉县青华镇兽医站一名负责检疫报检的工作人员则向早报记者表示,据他所知,现代牧业从未向兽医站报检过,兽医站也从未给现代牧业的淘汰奶牛出具过检疫证明。

11月24日下午,九宫山镇街道传来急促的“锣声”,一位当地村民不停敲击着手中的不锈钢盆,从街道上跑过。与此同时,大量居民从家中跑出,开小轿车或骑摩托车向通山牧业门口聚集。

“病牛门”事件引发舆论关注后,淘汰奶牛的去向和相关肉制品是否安全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现代牧业宣称曾给牧场的奶牛做过全群防疫,去年和今年均注射过布病疫苗。但既然全群奶牛注射过疫苗,为何仅有部分奶牛检测结果呈阳性?这一问题至今无解,“病牛门”成了“罗生门”。

而就在万头牧场大跃进之初,已有业界专家敲响警钟。中国奶业协会副会长杨利国直指牧场“规模越大,环保、污染、疾病控制难度就越大”。而另一位乳业专家王丁棉则抛出“深水炸弹论”:万头牧场面临防疫,环境和饲料的有效供应三大威胁。

牧场污染问题得不到解决,是此次现代牧业通山牧场爆发危机的主要原因。

此前牧场因污染被要求整改

2011年,华中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孙丽萍、宋亚攀、杨利国合作的论文《万头牧场模式思考》显示,在世界上奶牛养殖水平最高的国家以色列,2011年有969个牧场,平均饲养规模113头。以色列规模最大的牧场——谢飞因牧场泌乳牛存栏量为960头,而同期中国最大的牧场一个月存栏1.74万头。新西兰有425万头奶牛和1.16万个奶牛场,平均每个奶牛场存栏约370头。

据通山县一位官员透露,现代牧业一位高层与通山县政府商谈时,曾提到牧场迁离的赔偿问题。

据通山县一位熟知县情的官员透露,通山县是参照国家级贫困县扶持的省级贫困县,一年财政收入4亿余元。该县摆脱贫困的办法之一,就是瞄准国内500强企业、上市公司开展招商工作,争取大企业、名企业到通山县落户。

图片 2

此外,陕西多位畜牧系统官员告诉澎湃新闻,宝鸡属于非布病免疫区,如要给奶牛注射疫苗,则需由省市动物卫生监督部门批准。现代牧业宣称宝鸡牧场曾在去年今年给全群奶牛注射布病疫苗,属于违规。

7次整改,“屡教不改”

除了随意倾倒牛粪沼液外,令周边村民更为头痛的是牧场所散发出来的气味,“一年四季都很臭,尤其是夏天,臭得连纳凉的地方也找不到。”而类似的问题同样出现在现代牧业马鞍山、洪雅、肥东等牧场。

阮志刚称,堵门事件主要是因为通山牧场的污染问题,“污染问题是客观存在的,牧场也作出了承诺整改,我们也一直在做群众的思想工作,但很难”。

更大的背景是中国大牧场建设的运动。2008年爆发的“三聚氰胺”事件,推动了整个奶牛养殖业甚至乳业的变局,直接表现之一就是万头牧场突飞猛进。

2011年,华中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孙丽萍、宋亚攀、杨利国合作的论文《万头牧场模式思考》显示,在世界上奶牛养殖水平最高的国家以色列,2011年有969个牧场,平均饲养规模113头。以色列规模最大的牧场——谢飞因牧场泌乳牛存栏量为960头,而同期中国最大的牧场一个月存栏1.74万头。新西兰有425万头奶牛和1.16万个奶牛场,平均每个奶牛场存栏约370头。

据通山县一位官员透露,现代牧业一位高层与通山县政府商谈时,曾提到牧场迁离的赔偿问题。

牧场围墙北侧临横石河,相距不过20米左右。在围墙外,有三处排水口,牧场内的水不断流进横石河。其中一处沟渠中流出的水泛黄色。有知情人士介绍,除了沼液污染外,牧场还曾将牛粪运往九宫山镇周边倾倒,对死牛的处理过于简单,未经无害化深埋甚至露天“抛尸”。

乳业专家宋亮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万头牧场会导致环境负荷严重超载,奶牛养殖是一个高排污的产业,一个万头奶牛场一天粪便大概是400吨,尿200吨,一年仅奶牛排泄物就有20多万吨。在一个人口稠密,大部分是耕地的农业地区,完成20万吨污物降解非常困难,势必造成当地环境污染。”

据通山县一位熟知县情的官员透露,通山县是参照国家级贫困县扶持的省级贫困县,一年财政收入4亿余元。该县摆脱贫困的办法之一,就是瞄准国内500强企业、上市公司开展招商工作,争取大企业、名企业到通山县落户。

通山县为抓住这个“香饽饽”,开出了极为优厚的扶持条件,当时参与签约的湖北省领导要求咸宁市和通山县两级政府为企业的发展提供“保姆式”服务,让企业在通山留得住,能发展。

一位当地村民告诉澎湃新闻,通山牧场建成后,当地群众饱受蚊蝇袭扰,整天“与牛相伴”,闻着臭气生活。而牧场方面多次承诺整改,但一直未兑现承诺,大量粪便和沼液仍旧被肆意排放。

“市领导去,也被挡在门外”

图片 3

杨利国对此评价称,“现在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出了问题就搬出去,伤了行业的心”。

自11月16日封堵牧场进出通道开始,当地村民一直住在牧场门口,昼夜“轮流值班”。“通山牧场不走,百姓一日不撤”,
多位现场村民表示,“我们不需要任何补偿,这次堵门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要让牧场彻底迁出九宫山镇”。

2010年4月,通山县政府与现代牧业集团有限公司联合开发万头奶牛牧场项目签约仪式在武汉东湖宾馆举行。时任通山县县长的杜文清与现代牧业创始人邓九强签订协议,拟在通山县九宫山镇投资4亿元,建设一个万头奶牛养殖基地。

杨利国对此评价称,“现在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出了问题就搬出去,伤了行业的心”。

现代牧业成立于2005年9月,是引领中国大牧场建设风潮的行业龙头,其前身领先牧业,于2006年在安徽马鞍山建起中国第一个万头牧场。此后,国内掀建万头牧场的高潮。

图片 4

据通山县一位熟知县情的官员透露,通山县是参照国家级贫困县扶持的省级贫困县,一年财政收入4亿余元。该县摆脱贫困的办法之一,就是瞄准国内500强企业、上市公司开展招商工作,争取大企业、名企业到通山县落户。

11月29日下午,通山县政府和现代牧业发出第5个让步性承诺,同意限期迁走牧场,封堵牧场大门14个昼夜的村民终于撤离。

当年“诚心”请进来

通山县环保局11月20日发布的对现代牧业《关于群众反映环境污染问题的承诺》的监督书中,向九宫山镇群众承诺,如果在2015年5月31日前,现代牧业公司没有按照2014年11月17日向九宫山群众兑现市级环评批复要求,“我局依法采取措施,监督牧场在2015年6月1日后4个月将奶牛无条件全部运走,并依法关闭。”

然而,事实证明,以牧场带动村民养牛的计划一直未能实现。澎湃新闻在九宫山镇调查发现,因建设牧场流转土地而失去耕地的多数村民,并未走上奶牛养殖和牧草种植的致富之路。在通山牧场的西侧,仅有为数不多的几户村民将数百亩地种上了牧草,供给通山牧场。脆弱的平衡很快被污染打破。

从未就淘汰奶牛申报检疫

在万头牧场大跃进之初,已有业界专家敲响警钟。中国奶业协会副会长杨利国直指牧场“规模越大,环保、污染、疾病控制难度就越大”。而另一位乳业专家王丁棉则抛出“深水炸弹论”:万头牧场面临防疫、环境和饲料的有效供应三大威胁。

镇党委书记称“八天八夜没怎么睡了”

高科技亦难除污染顽疾

而对于通山来说,他们寄希望万头牧场能让当地畜牧业产业化“迈上一个新的台阶”,以达到带动周边产业发展,促进农民增收。

乳业专家王丁棉告诉早报记者:“中国现在有56个万头牧场,还有准备上马和在建的。过两三年就有100个了,全球80%的万头牧场都在中国,而且就是这几年才起来的。”

就在堵门事件发生之前,通山县县长胡娟就现代牧业奶牛场污染问题进行协调。通山县政府网站消息显示,11月4日,胡娟再次来到九宫山镇畈中村现代牧业奶牛场检查环境整改情况。

在通山当地多位官员看来,堵门事件的处理结果并不“完美”。按照当时签订的投资协议,通山县政府和现代牧业任何一方违约,将要向对方支付500万元的违约金。至于通山县政府和现代牧业就通山牧场搬迁一事,达成了一个怎样的协议,目前尚不得知,双方就此问题一直缄口不谈。记者多次致电现代牧业总裁高丽娜,均未获正面回复。

畈中村村民陈利州回忆称,2011年2月,首批3000头奶牛进驻通山牧场后,污染问题并不突出。但到了2012年年初,奶牛存栏数量增至10000头时,牧场就开始将大量的沼液和牛粪倾倒。“病死牛也是露天抛尸,夏天不敢开窗户,臭不说,蚊子、苍蝇,还有一些小虫子非常多,第二天地上黑压压一片”。村民们开始不断向环保部门反映,与牧场方面交涉多次。

“炸弹”很快被点燃。此番现代牧业集中爆发的环境和健康危机,将“万头牧场”模式隐患推至聚光灯下。早报记者调查发现,除了该模式本身存在的选址、配套设施和管理弊病外,地方政府的监管漏洞、乳企巨头“客大欺主”,亦加速了矛盾爆发。

2010年4月10日,现代牧业万头奶牛现代牧场项目与通山县人民政府签约,这个占地20余万平方米的牧场最终落户在该县的九宫山镇。2011年2月28日,首批从澳大利亚引进的近3000头奶牛进驻牧场。

奶牛在养殖场以及出养殖场的疫病防控,当地动物卫生监督部门负直接监管责任。按照动物检疫施行属地管理原则,如要调运牲畜出境,必须先向属地动检部门申报,检疫合格后,方可调运出售。

通山政务网的一则消息显示,2013年5月23日,时任通山县环保局局长的游涛带着环境监察执法人员对现代牧业有限公司进行突袭检查,责令牧场进行整改,环保部门甚至放狠话:对“屡教不改且涉嫌犯罪的,将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畈中村村民陈利州回忆称,2011年2月,首批3000头奶牛进驻通山牧场后,污染问题并不突出。但到了2012年年初,奶牛存栏数量增至10000头时,牧场就开始倾倒大量的沼液和牛粪。“病死牛也是露天抛尸,夏天不敢开窗户,臭不说,蚊子、苍蝇,还有一些小虫子非常多,第二天地上黑压压一片。”村民们开始不断向环保部门反映,与牧场方面交涉多次。

近日,现代牧业湖北通山牧场遭当地村民堵门,已经持续9天。这是通山牧场继2012年因污染问题遭当地村民泼牛粪抵制后,爆发的又一次大规模的抵制行动。一位当地村民告诉澎湃新闻,他们此次抵制行动的诉求只有一个,就是让通山牧场无条件迁出通山九宫山镇,“还我们新鲜空气”。

而此次“病牛门”已不是现代牧业宝鸡牧场第一次私自出售淘汰奶牛。澎湃新闻从多个权威信源获悉,现代牧业去年曾向西安伊鸣食品有限公司出售,但具体奶牛数量不得而知。宝鸡市眉县动检部门人士则称,现代牧业从未就淘汰奶牛申报检疫。

现代牧业曾在招股书中写道:“我们各畜牧场每天平均产生约700吨牛粪,全部均经我们于各畜牧场的中央发电系统收集及加工,转为生物气用以发电。继而透过我们的循环系统将余下的牛粪循环再用,以转化为肥料。”

杨利国认为,通山牧场在选址上有失误。

现代牧业在香港上市,是国内奶牛养殖龙头企业,契合通山县的招商要求。于是,通山县为抓住这个“香饽饽”,开出了极为优厚的扶持条件,当时参与签约的湖北省领导要求咸宁市和通山县两级政府为企业的发展提供“保姆式”服务,让企业在通山留得住,能发展。

王丁棉则称,万头牧场给中国奶牛养殖业埋下深水炸弹。

杨利国告诉早报记者,他在大搞万头牧场时是持“泼冷水”的态度,“规模越大,环保、污染、疾病控制难度大,成本高,这是事实”。

湖北,是现代牧业建设万头牛
基地的第八个省。2010年,湖北通山县以优厚的扶持政策引来了这只“金凤凰”。

11月28日,雨,湖北省通山县九宫山镇石峰尖山顶腾起一团雾。山脚下,现代牧业通山牧场牛棚里不时传来奶牛“哞哞”叫声。还剩两天,8700头奶牛将断粮,面临大面积死亡的风险。

2008年爆发的“三聚氰胺”事件,推动了整个奶牛养殖业甚至乳业的变局,直接表现之一就是万头牧场突飞猛进。

现代牧业曾在招股书中写道:“我们各畜牧场每天平均产生约700吨牛粪,全部均经我们于各畜牧场的中央发电系统收集及加工,转为生物气用以发电。继而透过我们的循环系统将余下的牛粪循环再用,以转化为肥料。”

澎湃新闻了解到,目前,牧场场区内几乎没有种植樟树等吸附臭气的树木,绿化配套仍不完善,在500米防护区内,仍然有70余户村民未完成搬迁。另据一位曾在牧场沼气发电站工作的人员透露,通山牧场沼气发电利用率不充分,大量富余沼气被排放。

乳业专家宋亮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万头牧场会导致环境负荷严重超载,奶牛养殖是一个高排污的产业,一个万头奶牛场一天粪便大概是400吨,尿200吨,一年仅奶牛排泄物就有20多万吨。在一个人口稠密,大部分是耕地的农业地区,完成20万吨污物降解非常困难,势必造成当地环境污染。”

这是当地村民封堵牧场大门的第13天,雨雾也未能浇灭村民的怒火,随时可能触发群体性事件,并摧毁这个刚落地四年的“万头牧场”。此前,当地政府向村民发放的通稿显示,事件发生后,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作出批示:“急!”,并要求采取有力措施,解决问题。

通山县“八山一水一分田”,耕地稀少,可供万头牛牧场种植牧草、吸纳粪污的土地有限。杨利国告诉澎湃新闻,对万头牧场来说,通山政府提供的1000亩土地是不够的。按照欧盟标准,一头奶牛需要7亩地,按万头计算,则需要7万亩,远远高于1000亩地。

当年4月,通山县政府与现代牧业集团有限公司联合开发万头奶牛牧场项目签约仪式在武汉东湖宾馆举行。时任通山县县长的杜文清与现代牧业创始人邓九强签订协议,拟在通山县九宫山镇投资4亿元,建设一个万头奶牛养殖基地。

“后三聚氰胺”时代,“万头牧场”概念在政企间大受追捧,但业界专家的质疑声从未间断。

其中,现代牧业目前已建成运营的万头规模奶牛养殖牧场已达22个,奶牛存栏数超过20万头。并以日产生乳2600多吨的规模,为国内最大的原料奶生产商。而该公司确立的生产目标是,到2015年奶牛存栏24万头以上,年产鲜奶突破100万吨,奶牛年平均单产达到9吨以上。而就单个牧场的体量来说,奶牛存栏量也早已突破万头。据现代牧业官网显示,公司旗下于2012年3月开始运营的蚌埠牧场,奶牛存栏数已突破4万头,是目前亚洲单体养殖规模最大的牧场。

邓九强在仪式上说,公司能落户通山,是被通山县委县政府发展现代农业的“诚心”所打动。

杨利国称奶牛养殖应规模化、现代化,但规模大小要因地制宜。

而此次“病牛门”已不是现代牧业宝鸡牧场第一次私自出售淘汰奶牛。澎湃新闻从多个权威信源获悉,现代牧业去年曾向西安伊鸣食品有限公司出售,但具体奶牛数量不得而知。宝鸡市眉县动检部门人士则称,现代牧业从未就淘汰奶牛申报检疫。

11月29日下午,湖北省通山县政府和现代牧业发出第5个让步性承诺,同意将于2015年7月底前迁走牧场,封堵牧场大门14个昼夜的村民终于撤离。

现代牧业成立于2005年9月,是引领中国大牧场建设风潮的行业龙头,其前身领先牧业,于2006年在安徽马鞍山建起中国第一个万头牧场。

前述论文《万头牧场模式思考》也分析称,国内适于万头牛场选址的地区局限于农垦系统和内蒙古高原地区。农垦系统中,长江以南地区夏季热应激严重,给奶牛养殖带来严峻的挑战,不利于奶牛的规模化养殖。

除此以外,通山县政府同意将国家和湖北省政府对奶牛养殖优惠政策支持作为项目扶持资金,无偿提供给现代牧业用于项目建设,共计5000万元。通山县政府还要负责完成牧场所需的水、电、道路和通信四项基础设施工程建设到牧场项目用地边界处。

7次整改,“屡教不改”

除此以外,通山县政府同意将国家和湖北省政府对奶牛养殖优惠政策支持作为项目扶持资金,无偿提供给现代牧业用于项目建设共计5000
万元。通山县政府还要负责完成牧场所需的水、电、道路和通讯四项基础设施工程建设到牧场项目用地边界处。

而通山县“八山一水一分田”,耕地稀少,可供万头牛牧场种植牧草、吸纳粪污的土地有限。杨利国告诉早报记者,对万头牧场来说,通山政府提供的1000亩土地是不够的。按照欧盟标准,一头奶牛需要7亩地,按万头计算,则需要7万亩,远远高于1000亩地。

但宝鸡牧场私售淘汰奶牛一事,当地动物卫生监督部门竟是在接到西安警方函件后才获知。给这批淘汰奶牛开出检疫合格证明的是扶风县段家镇兽医站,其上级单位扶风县畜牧中心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称,像这样“隔空开票”的案例,畜牧中心之前并未发现。涉事兽医被刑拘后,各乡镇兽医站工作人员均被约谈,以此为戒。

就在此番肥东牧场“污染门”尚未平息之时,11月11日,澎湃新闻调查披露了现代牧业宝鸡牧场私售淘汰奶牛,其中部分奶牛结核病和布病检测结果呈阳性一事。

这是进入11月以来,现代牧业下属牧场第三次爆发危机。此前肥东牧场卷入“污染门”、宝鸡牧场深陷“病牛门”,这一次通山则直接下了“逐客令”。

今年11月初,现代牧业肥东牧场污染问题再度遭媒体曝光,而这已不是该牧场第一次卷入“污染门”。

中国奶牛养殖业深水炸弹

奶牛在养殖场以及出养殖场的疫病防控,当地动物卫生监督部门负直接监管责任。按照动物检疫施行属地管理原则,如要调运牲畜出境,必须先向属地动检部门申报,检疫合格后,方可调运出售。

污染是万头牧场不得不面临的难题,也是此次现代牧业多地牧场爆发危机的关键原因。

但宝鸡牧场私售淘汰奶牛一事,当地动物卫生监督部门竟是在接到西安警方函件后才获知。给这批淘汰奶牛开出检疫合格证明的是扶风县段家镇兽医站,其上级单位扶风县畜牧中心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称,像这样“隔空开票”的案例,畜牧中心之前并未发现。涉事兽医被刑拘后,各乡镇兽医站工作人员均被约谈,以此为戒。

“市领导也被挡在门外”

早在2011年,媒体就曾连续报道现代牧业污染事件,包括安徽马鞍山牧场、安徽肥东牧场周边牛粪随意排放等,但“改善”之后的肥东牧场仍被媒体数度曝光,顽疾难除。

但杨利国认为,国内大牧场在选址上有失误,通山牧场便是其一。

除了现代牧业,飞鹤乳业、澳亚集团等也在近些年陆续建立了自己的万头牛牧场。

除此以外,通山县政府同意将国家和湖北省政府对奶牛养殖优惠政策支持作为项目扶持资金,无偿提供给现代牧业用于项目建设共计5000
万元。通山县政府还要负责完成牧场所需的水、电、道路和通讯四项基础设施工程建设到牧场项目用地边界处。

不过,眉县动物卫生监督部门似乎也有苦衷,一位工作人员称:“我们去监督检查,经常要等一个多小时才能进门,甚至有市领导去,也被挡在门外。

早在2011年,媒体就曾连续报道现代牧业污染事件,包括安徽马鞍山牧场、安徽肥东牧场周边牛粪随意排放等,但“改善”之后的肥东牧场仍被媒体数度曝光,顽疾难除。

通山县多位要求匿名的官员表示,现代牧业“客大欺主”,县级政府、环保部门根本“管不住、惹不起”。

“炸弹”很快被点燃。此番现代牧业集中爆发的环境和健康危机,将“万头牧场”模式隐患推至聚光灯下。澎湃新闻调查发现,除了该模式本身存在的选址、配套设施和管理弊病外,地方政府的监管漏洞,乳企巨头“客大欺主”,亦加速了矛盾爆发。

通山政务网的一则消息显示,2013年5月23日,时任通山县环保局局长的游涛带着环境监察执法人员对现代牧业有限公司进行突袭检查,责令牧场进行整改,环保部门甚至放狠话:对“屡教不改且涉嫌犯罪的,将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炸弹”很快被点燃。此番现代牧业集中爆发的环境和健康危机,将“万头牧场”模式隐患推至聚光灯下。澎湃新闻调查发现,除了该模式本身存在的选址、配套设施和管理弊病外,地方政府的监管漏洞,乳企巨头“客大欺主”,亦加速了矛盾爆发。

“病牛门”事件引发舆论关注后,淘汰奶牛的去向和相关肉制品是否安全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现代牧业宣称曾给牧场的奶牛做过全群防疫,去年和今年均注射过布病疫苗。但既然全群奶牛注射过疫苗,为何仅有部分奶牛检测结果呈阳性?这一问题至今无解,“病牛门”成了“罗生门”。

“中国现在有56个万头牧场,过两三年就有100个了,全球80%的万头牧场都在中国。”此番现代牧业集中爆发的危机,将“万头牧场”模式隐患推至世人面前,除了面临防疫、环境等难题,该模式本身存在的选址、配套设施和管理弊病,以及地方政府的监管漏洞,乳企巨头“客大欺主”等,都是不容回避的问题。


速推进的万头牧场建设到了该反思的时候。陕西一食品药品监督局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表示,这次事件也是个好事,能够引起各方重视,促进监管措施的落实和进一步
加强。而一位畜牧系统官员称,此事已引起陕西省高层官员关注,可能会调整一些相关政策。在同样爆发“污染门”的湖北省,当地已决定将所有奶牛迁离,牧场关
闭。

2008年发改委制定出台的《奶业整顿和振兴规划纲要》提出,要推进奶牛养殖规模化和标准化。此后,政企合力推行从牧场到最终用户一体化的经营模式,旨在改变以往奶牛养殖和生乳供应“小、散、乱”的局面。

“诚心”并非一句口号。早报记者获取的通山县政府与现代牧业签订的投资协议显示,通山县无偿提供1000亩土地,供牧场建设使用,使用期50年。同时,为企业提供100亩永久性农业集体建设用地,并在2010年12月底前办理土地使用相关手续。

不过,眉县动物卫生监督部门似乎也有苦衷,一位工作人员称:“我们去监督检查,经常要等一个多小时才能进门,甚至有市领导去,也被挡在门外。

在杨利国看来,现代牧业当时落户湖北,是为了占领消费能力较强的南方市场。湖北九省通衢,交通便利,拥有优越的区位优势。

“万头牧场”概念在政企间大受追捧,但业界专家的质疑声从未间断。

危机的种子在此前牧场大跃进中早已埋下。六年前的“三聚氰胺”事件后,建大规模牧场成为行业主流。除了始终坚持万头牧场模式的现代牧业外,蒙牛、伊利等乳业巨头也纷纷上马万头牧场。截至目前,中国已有56个万头牧场。

疾病特别是传染病,被业内人士认为是对万头牛场最大的威胁。万头牧场多采用大型或超大型牛舍,一个牛舍存栏600头牛甚至2
500头牛,又共用水槽、挤奶厅等,容易滋生疫病,防治难度大。

有论文分析称,国内适于万头牛场选址的地区局限于农垦系统和内蒙古高原地区。农垦系统中,长江以南地区夏季热应激严重,给奶牛养殖带来严峻的挑战,不利于奶牛的规模化养殖。

畈中村多位村民向澎湃新闻表示,当初之所以同意在这里修建万头牛牧场,是因为政府在做工作时称“这是高科技养牛,零排放无污染,还能带动村民养牛种牧草致富”。

“把守”在现代牧业通山牧场正门口的村民。陕西西安市灞桥区农林局组织人员对患病奶牛进行捕杀深埋。
澎湃新闻记者 王健 图牧场西侧的一处…

其中,现代牧业目前已建成运营的万头规模奶牛养殖牧场已达22个,奶牛存栏数超过20万头。

澎湃新闻根据公开资料统计得出,从2011年年底至今,咸宁市环保局,通山县政府、环保局以各种形式向通山牧场下达整改要求超过7次。

长江勘测规划设计研究有限责任公司环境影响评价工程师张曦曾参与通山牧场的环境评价,他向澎湃新闻表示,通山牧场的环境影响评价没有任何问题,经过了实地勘测和论证。至于如今牧场出现的污染问题,张曦认为,这应该是后期未按照环评报告要求内容进行建设和运营所致,另外与当地环保部门的监管也有关系。

“埋下深水炸弹”

澎湃新闻了解到,目前,牧场场区内几乎没有种植樟树等吸附臭气的树木,绿化配套仍不完善,在500米防护区内,仍然有70余户村民未完成搬迁。另据一位曾在牧场沼气发电站工作的人员透露,通山牧场沼气发电利用率不充分,大量富余沼气被排放。

通山县多位要求匿名的官员表示,现代牧业“客大欺主”,县级政府、环保部门根本“管不住、惹不起”。

“中国现在有56个万头牧场,过两三年就有100个了,全球80%的万头牧场都在中国。”此番现代牧业集中爆发的危机,将“万头牧场”模式隐患推至世人面前,除了面临防疫、环境等难题,该…

全球80%万头牧场在中国

该文章称,奶牛养殖的规模并非越大越好,应以适度规模为宜。

近日,澎湃新闻在现代牧业宝鸡牧场周边也曾见到,当地农民以4元一立方米的价格购买现代牧业产出的沼液浇地施肥。但有农民表示,施肥的次数是有限的,一年就那么几次,但牧场每天都有大量沼液产生,有的时候就会乱倒。

除了现代牧业,飞鹤乳业、澳亚集团等也在近些年陆续建立了自己的万头牛牧场。

畈中村村民陈利州回忆称,2011年2月,首批3000头奶牛进驻通山牧场后,污染问题并不突出。但到了2012年年初,奶牛存栏数量增至10000头时,牧场就开始将大量的沼液和牛粪倾倒。“病死牛也是露天抛尸,夏天不敢开窗户,臭不说,蚊子、苍蝇,还有一些小虫子非常多,第二天地上黑压压一片”。村民们开始不断向环保部门反映,与牧场方面交涉多次。

然而,事实证明,以牧场带动村民养牛的计划一直未能实现。澎湃新闻在九宫山镇调查发现,因建设牧场流转土地而失去耕地的多数村民,并未走上奶牛养殖和牧草种植的致富之路。在通山牧场的西侧,仅有为数不多的几户村民将数百亩地种上了牧草,供给通山牧场。脆弱的平衡很快被污染打破。

一位不愿具名的牧场工作人员介绍,通山牧场以每吨15元的价格,将每日产生的粪污、沼液承包给当地的村民,外运至农田堆放。九宫山镇党委书记阮志刚此前在接受长江商报采访时即表示,牧场每天产生的850吨牛粪、沼液等远远超过了周边农田的吸纳能力。

全球80%万头牧场在中国

据中国奶业协会副会长杨利国介绍,在欧洲,万头牧场也不多见。美国的万头牧场,都是市场作用下成长的,政府不会去干涉招商引资,“但我们的牧场都是在赌气量,政府作用比较大。”

王丁棉也认为,万头牧场在中国突然兴起,与企业好出风头不无关系,“以万头牧场的广告效应来帮助企业发展。”

澎湃新闻现场看到,通山牧场周围,至今还存在数个大型的沼液、牛粪露天囤积池。

“市领导去,也被挡在门外”

杨利国分析称,养牛场的选址需要地势高、通风好。而通山牧场占了大量农田,其地理位置和地势对牛并不理想。“通山牧场四周都是山,在农田中间,企业当时也应理智一些,不是政府提供的就是最好的,应该选择最适合养牛的地方”。杨利国说。

图片 5
“把守”在现代牧业通山牧场正门口的村民。

事实上,通山牧场所在的九宫山镇畈中村、乃至全镇都难以满足如此大规模的用地要求。公开资料显示,畈中村现有耕地面积不足2000亩,全镇耕地面积不足2万亩。

这是当地村民封堵牧场大门的第13天,雨雾也未能浇灭村民的怒火,随时可能触发群体性事件,并摧毁这个刚落地四年的“万头牧场”。此前,当地政府向村民发放的通稿显示,事件发生后,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作出批示:“急!”,并要求采取有力措施,解决问题。

邓九强在仪式上说,公司能落户通山,是被通山县委县政府发展现代农业的“诚心”所打动。

图片 6
牧场西侧的一处田地里,被堆积着大量的牛粪和沼液。

11月29日下午,通山县政府和现代牧业发出第5个让步性承诺,同意限期迁走牧场,封堵牧场大门14个昼夜的村民终于撤离。

澎湃新闻现场看到,通山牧场周围,至今还存在数个大型的沼液、牛粪露天囤积池。

而就在万头牧场大跃进之初,已有业界专家敲响警钟。中国奶业协会副会长杨利国直指牧场“规模越大,环保、污染、疾病控制难度就越大”。而另一位乳业专家王丁棉则抛出“深水炸弹论”:万头牧场面临防疫,环境和饲料的有效供应三大威胁。

在牧场被封堵期间,“外面的牧草拉不进去,里面的牛奶运不出”,截止到11月28日下午,通山牧场因堵门累计死亡60余头奶牛,2000余吨鲜奶被倒入沼液池。

王丁棉则称,万头牧场给中国奶牛养殖业埋下深水炸弹。

事实上,通山牧场所在的九宫山镇畈中村、乃至全镇都难以满足如此大规模的用地要求。公开资料显示,畈中村现有耕地面积不足2000亩,全镇耕地面积不足2万亩。

杨利国告诉澎湃新闻,他在大搞万头牧场候是持“泼冷水”的态度,“规模越大,规模越大,环保、污染、疾病控制难度大,成本高,这是事实”。

“诚心”并非一句口号。澎湃新闻获取的通山县政府与现代牧业签订的投资协议显示,通山县无偿提供1000
亩土地,供牧场建设使用,使用期50 年。同时,为企业提供100
亩永久性农业集体建设用地,并在2010 年12 月底前办理土地使用相关手续。

杨利国对此评价称,“现在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出了问题就搬出去,伤了行业的心”。

现代牧业宝鸡牧场属地、眉县青华镇兽医站一名负责检疫报检的工作人员则向澎湃新闻表示,据他所知,现代牧业从未向兽医站报检过,兽医站也从未给现代牧业的淘汰奶牛出具过检疫证明。

除了随意倾倒牛粪沼液外,令周边村民更为头痛的是牧场所散发出来的气味,“一年四季都很臭,尤其是夏天,臭得连纳凉的地方也找不下。”而类似的问题同样出现在现代牧业马鞍山、洪雅、肥东、通山等牧场。

奶牛在养殖场以及出养殖场的疫病防控,当地动物卫生监督部门负直接监管责任。按照动物检疫施行属地管理原则,如要调运牲畜出境,必须先向属地动检部门申报,检疫合格后,方可调运出售。

11月28日,雨,湖北省通山县九宫山镇石峰尖山顶腾起一团雾。山脚下,现代牧业通山牧场牛棚里不时传来奶牛“哞哞”叫声。还剩两天,8700头奶牛将断粮,面临大面积死亡的风险。

畈中村多位村民向澎湃新闻表示,当初之所以同意在这里修建万头牛牧场,是因为政府在做工作时称“这是高科技养牛,零排放无污染,还能带动村民养牛种牧草致富”。

“诚
心”并非一句口号。获取的通山县政府与现代牧业签订的投资协议显示,通山县无偿提供1000
亩土地,供牧场建设使用,使用期50 年。同时,为企业提供100
亩永久性农业集体建设用地,并在2010 年12 月底前办理土地使用相关手续。

除了随意倾倒牛粪沼液外,令周边村民更为头痛的是牧场所散发出来的气味,“一年四季都很臭,尤其是夏天,臭得连纳凉的地方也找不下。”而类似的问题同样出现在现代牧业马鞍山、洪雅、肥东、通山等牧场。

但杨利国认为,国内大牧场在选址上有失误,通山牧场便是其一。

杨利国分析称,养牛场的选址需要地势高、通风好。而通山牧场占了大量农田,其地理位置和地势对牛并不理想。“通山牧场四周都是山,在农田中间,企业当时也应理智一些,不是政府提供的就是最好的,应该选择最适合养牛的地方”。杨利国说。

就在4年前,政府、企业和村民都曾满怀期待。通山牧场环境影响评价报告中提到,该项目采用“公司+合作社+基地+农户”的形式带动农户养殖奶牛,并定期为农户社会提供奶牛养殖、饲料配方、产品销售等技术培训服务,引导周边农民逐步实现养牛产业化。

乳业专家宋亮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万头牧场会导致环境负荷严重超载,奶牛养殖是一个高排污的产业,一个万头奶牛场一天粪便大概是400吨,尿200吨,一年仅奶牛排泄物就有20多万吨。在一个人口稠密,大部分是耕地的农业地区,完成20万吨污物降解非常困难,势必造成当地环境污染。”

疾病特别是传染病,被业内人士认为是对万头牛场最大的威胁。万头牧场多采用大型或超大型牛舍,一个牛舍存栏600头牛甚至2
500头牛,又共用水槽、挤奶厅等,容易滋生疫病,防治难度大。

就在村民撤离前一天,当地一位参与协调工作的官员告诉澎湃新闻,政府和企业起初都低估了事态,并没想到“事情会闹这么大”,11月26日,当地政府向村民发放的通稿材料显示,事件发生后,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作出批示:“急!”,并要求采取有力措施,解决问题。11月29日,看着村民陆续从堵门现场撤离,疲惫不堪的前述协调官员舒了一口气,“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在系列奶业、特别是奶牛规模化养殖扶持政策的刺激下,万头牛场呈“脱缰”之势。

“保姆式”服务:千亩土地,五千万扶持资金

“保姆式”服务:千亩土地,五千万扶持资金

2010年4月,通山县政府与现代牧业集团有限公司联合开发万头奶牛牧场项目签约仪式在武汉东湖宾馆举行。时任通山县县长的杜文清与现代牧业创始人邓九强签订协议,拟在通山县九宫山镇投资4亿元,建设一个万头奶牛养殖基地。

在杨利国看来,现代牧业当时落户湖北,是为了占领消费能力较强的南方市场。湖北九省通衢,交通便利,拥有优越的区位优势。

选址失误

前述论文《万头牧场模式思考》也分析称,国内适于万头牛场选址的地区局限于农垦系统和内蒙古高原地区。农垦系统中,长江以南地区夏季热应激严重,给奶牛养殖带来严峻的挑战,不利于奶牛的规模化养殖。

高科技亦难除污染顽疾

就在村民撤离前一天,当地一位参与协调工作的官员告诉澎湃新闻,政府和企业起初都低估了事态,并没想到“事情会闹这么大”,11月26日,当地政府向村民发放的通稿材料显示,事件发生后,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作出批示:“急!”,并要求采取有力措施,解决问题。11月29日,看着村民陆续从堵门现场撤离,疲惫不堪的前述协调官员舒了一口气,“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高速推进的万头牧场建设到了该反思的时候。陕西一食品药品监督局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表示,这次事件也是个好事,能够引起各方重视,促进监管措施的落实和进一步加强。而一位畜牧系统官员称,此事已引起陕西省高层官员关注,可能会调整一些相关政策。在同样爆发“污染门”的湖北省,当地已决定将所有奶牛迁离,牧场关闭。

此外,陕西多位畜牧系统官员告诉澎湃新闻,宝鸡属于非布病免疫区,如要给奶牛注射疫苗,则需由省市动物卫生监督部门批准。现代牧业宣称宝鸡牧场曾在去年今年给全群奶牛注射布病疫苗,属于违规。

一位不愿具名的牧场工作人员介绍,通山牧场以每吨15元的价格,将每日产生的粪污、沼液承包给当地的村民,外运至农田堆放。九宫山镇党委书记阮志刚此前在接受长江商报采访时即表示,牧场每天产生的850吨牛粪、沼液等远远超过了周边农田的吸纳能力。

就在4年前,政府、企业和村民都曾满怀期待。通山牧场环境影响评价报告中提到,该项目采用“公司+合作社+基地+农户”的形式带动农户养殖奶牛,并定期为农户社会提供奶牛养殖、饲料配方、产品销售等技术培训服务,引导周边农民逐步实现养牛产业化。

在通山当地多位官员看来,堵门事件的处理结果并不“完美”。按照当时签订的投资协议,通山县政府和现代牧业任何一方违约,将要向对方支付500万元的违约金。至于通山县政府和现代牧业就通山牧场搬迁一事,达成了一个怎样的协议,目前尚不得知,双方就此问题一直缄口不谈。记者多次致电现代牧业总裁高丽娜,均未获正面回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