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会:蓬莱溢油案21养殖户获赔168万康菲称正评估是否上诉

本报天津12月3日电天津海事法院今天上午发布开庭公告,将于12月9日公开审理栾树海、刘明炜等21名养殖户诉康菲石油中国有…

4年时间之后,渐被公众遗忘的2011康菲溢油案又有了新的进展。
据新华社消息,10月30日上午,天津海事法院对康菲溢油案宣判,判决康菲石油中…
4年时间之后,渐被公众遗忘的2011康菲溢油案又有了新的进展。
据新华社消息,10月30日上午,天津海事法院对康菲溢油案宣判,判决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赔偿21名中国养殖户168万余元。
对此,康菲中国当日傍晚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康菲认为,原告的索赔远高于农业部确定的损失评估金额,法院此次关于损失的裁定与解决协议的目的相一致。”
“现在只能算阶段性胜利,康菲溢油事故,还不能说画上句号了,”当日旁听庭审的公益组织代表马勇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一审宣判之后,原告与被告双方均未表态是否继续上诉,“康菲溢油事件的系列公益诉讼,这才刚开始。”
21养殖户获赔168万
康菲溢油案一审宣判的消息,30日经新华网、人民网等权威媒体报道后,再次成为公众瞩目的热点。
此次一审结果,还要从4年前的康菲溢油事故说起。据新华网报道,2011年6月,位于渤海的我国最大海上油气田——康菲石油中国公司与中海油的合作勘探开发项目蓬莱19-3油田先后发生2起溢油事故。事后,国土部、环保部、交通部、农业部、安监总局等开展了联合调查。次年6月发布的调查报告认为,这是一起造成重大海洋溢油污染的责任事故,共污染了6200平方公里海水,其中
870平方公里海水受到重度污染。作为该油田的作业者,康菲公司应承担溢油事故的全部责任。
康菲溢油事故发生后,为及时挽回渔民养殖户及海洋生态损失,农业部、国家海洋局等政府部门以行政协调集中索赔的方式,与油田作业者康菲公司协商污染赔偿问题。
经协调,农业部、国家海洋局先后与康菲公司、中海油公司达成10亿元的渔业损失赔偿补偿协议、16.83亿元的海洋生态损害赔偿补偿协议,其中7.315亿元人民币用于赔偿补偿河北省乐亭县至辽宁省绥中县连续岸段受污染“四县三区”渔民养殖户的损失。
农业部将该7.315亿元分配至河北、辽宁两省,由两省自行确定各省标准后将赔偿金分配到养殖户手中。截至2012年底,绝大多数受损渔民均接受了行政协调并获得赔偿。
由于栾树海等21名养殖户没有参与行政协调赔偿补偿,该21名养殖户于2011年12月7日向天津海事法院起诉康菲公司、中海油公司。请求2家公司连带赔偿养殖损失,索赔总额为1.4亿余元,并要求被告承担703.72万元鉴定费及诉讼费用。索赔最多的是渔民栾树海,索赔2700多万元。天津海事法院经逐一核实栾树海等21人身份后,于2011年12月30日立案受理该案。
30日上午,天津海事法院对上述案件作出一审判决:判令被告康菲公司对栾树海等21名原告承担赔偿责任,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赔偿21名中国养殖户168万余元。而事故发生时,中海油公司不是油田的作业者,也不控制污染源,并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康菲回应:正评估是否上诉
30日傍晚,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向21世纪经济报道发来官方回应。
康菲中国表示:“蓬莱19-3
溢油事故后,为友好解决受到潜在影响的养殖渔业索赔问题,康菲和中海油、中国农业部达成了解决协议,支付农业部10亿元人民币对农业部确定的符合条件的水产养殖者及渤海天然渔业所受的损失进行补偿。”
“此次提起诉讼的原告有资格接受农业部的补偿,但他们选择进行起诉,且索赔金额远高于农业部确定的损失评估金额。对此,康菲认为,法院关于损失的裁定与解决协议的目的相一致。”
康菲提供的资料还显示,在2012年,康菲与国家海洋局也达成一项解决协议,支付10.9亿元人民币用于恢复渤海海洋生态环境。康菲还向农业部支付了1亿元人民币,用以支持改善渔业资源的环境项目;向国家海洋局支付1.13亿元人民币,用以支持由国家海洋局负责管理的加强渤海海洋生态保护和减少污染物的举措。
对接下来是否还会上诉,康菲中国相关人士称,公司正在进行法律方面的评估,目前尚未有定论。
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副秘书长马勇对上述最新判决结果表示欢迎。
作为环保公益机构的代表,马勇当日也受邀赶赴天津旁听了庭审。据马勇透露,原告与被告双方当庭均未表态是否会上诉。所以康菲溢油污染案,现在并不能说画上了句号,“对21名养殖户而言,168万的赔偿额也许真的抵不上这4年来的时间、诉讼成本。”
一位不愿具名的油气行业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与BP在墨西哥湾漏油事故中187亿美元赔偿相比,168万人民币对康菲并不算什么大数字。
但马勇认为,跳出数字来看,“这个判决,是关于海洋环境污染公益诉讼的一个重大进步,以往的一些污染纠纷取证维权的难度极大,多数都无法立案。这次算是一个突破。”
马勇透露,此次案件的审理判决,对溢油造成的污染损害进行了认定。对后期,国内公益组织等对康菲溢油提起的系列公益诉讼都将形成积极的影响。
“这个案子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青岛海事法院那边还有对康菲溢油污染的公益诉讼案,康菲方面的压力还是很大的。”

4年时间之后,渐被公众遗忘的2011康菲溢油案又有了新的进展。
据新华社消息,10月30日上午,天津海事法院对康菲溢油案宣判,判决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赔偿21名中国养殖户168万余元。
对此,康菲中国当日傍晚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康菲认为,原告的索赔远高于农业部确定的损失评估金额,法院此次关于损失的裁定与解决协议的目的相一致。”
“现在只能算阶段性胜利,康菲溢油事故,还不能说画上句号了,”当日旁听庭审的公益组织代表马勇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一审宣判之后,原告与被告双方均未表态是否继续上诉,“康菲溢油事件的系列公益诉讼,这才刚开始。”
21养殖户获赔168万
康菲溢油案一审宣判的消息,30日经新华网、人民网等权威媒体报道后,再次成为公众瞩目的热点。
此次一审结果,还要从4年前的康菲溢油事故说起。据新华网报道,2011年6月,位于渤海的我国最大海上油气田——康菲石油中国公司与中海油的合作勘探开发项目蓬莱19-3油田先后发生2起溢油事故。事后,国土部、环保部、交通部、农业部、安监总局等开展了联合调查。次年6月发布的调查报告认为,这是一起造成重大海洋溢油污染的责任事故,共污染了6200平方公里海水,其中
870平方公里海水受到重度污染。作为该油田的作业者,康菲公司应承担溢油事故的全部责任。
康菲溢油事故发生后,为及时挽回渔民养殖户及海洋生态损失,农业部、国家海洋局等政府部门以行政协调集中索赔的方式,与油田作业者康菲公司协商污染赔偿问题。
经协调,农业部、国家海洋局先后与康菲公司、中海油公司达成10亿元的渔业损失赔偿补偿协议、16.83亿元的海洋生态损害赔偿补偿协议,其中7.315亿元人民币用于赔偿补偿河北省乐亭县至辽宁省绥中县连续岸段受污染“四县三区”渔民养殖户的损失。
农业部将该7.315亿元分配至河北、辽宁两省,由两省自行确定各省标准后将赔偿金分配到养殖户手中。截至2012年底,绝大多数受损渔民均接受了行政协调并获得赔偿。
由于栾树海等21名养殖户没有参与行政协调赔偿补偿,该21名养殖户于2011年12月7日向天津海事法院起诉康菲公司、中海油公司。请求2家公司连带赔偿养殖损失,索赔总额为1.4亿余元,并要求被告承担703.72万元鉴定费及诉讼费用。索赔最多的是渔民栾树海,索赔2700多万元。天津海事法院经逐一核实栾树海等21人身份后,于2011年12月30日立案受理该案。
30日上午,天津海事法院对上述案件作出一审判决:判令被告康菲公司对栾树海等21名原告承担赔偿责任,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赔偿21名中国养殖户168万余元。而事故发生时,中海油公司不是油田的作业者,也不控制污染源,并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康菲回应:正评估是否上诉
30日傍晚,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向21世纪经济报道发来官方回应。
康菲中国表示:“蓬莱19-3
溢油事故后,为友好解决受到潜在影响的养殖渔业索赔问题,康菲和中海油、中国农业部达成了解决协议,支付农业部10亿元人民币对农业部确定的符合条件的水产养殖者及渤海天然渔业所受的损失进行补偿。”
“此次提起诉讼的原告有资格接受农业部的补偿,但他们选择进行起诉,且索赔金额远高于农业部确定的损失评估金额。对此,康菲认为,法院关于损失的裁定与解决协议的目的相一致。”
康菲提供的资料还显示,在2012年,康菲与国家海洋局也达成一项解决协议,支付10.9亿元人民币用于恢复渤海海洋生态环境。康菲还向农业部支付了1亿元人民币,用以支持改善渔业资源的环境项目;向国家海洋局支付1.13亿元人民币,用以支持由国家海洋局负责管理的加强渤海海洋生态保护和减少污染物的举措。
对接下来是否还会上诉,康菲中国相关人士称,公司正在进行法律方面的评估,目前尚未有定论。
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副秘书长马勇对上述最新判决结果表示欢迎。
作为环保公益机构的代表,马勇当日也受邀赶赴天津旁听了庭审。据马勇透露,原告与被告双方当庭均未表态是否会上诉。所以康菲溢油污染案,现在并不能说画上了句号,“对21名养殖户而言,168万的赔偿额也许真的抵不上这4年来的时间、诉讼成本。”
一位不愿具名的油气行业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与BP在墨西哥湾漏油事故中187亿美元赔偿相比,168万人民币对康菲并不算什么大数字。
但马勇认为,跳出数字来看,“这个判决,是关于海洋环境污染公益诉讼的一个重大进步,以往的一些污染纠纷取证维权的难度极大,多数都无法立案。这次算是一个突破。”
马勇透露,此次案件的审理判决,对溢油造成的污染损害进行了认定。对后期,国内公益组织等对康菲溢油提起的系列公益诉讼都将形成积极的影响。
“这个案子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青岛海事法院那边还有对康菲溢油污染的公益诉讼案,康菲方面的压力还是很大的。”

核心提示:本报讯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25日宣布,已与农业部、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就解决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渔业损失赔偿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本报天津12月3日电天津海事法院今天上午发布开庭公告,将于12月9日公开审理栾树海、刘明炜等21名养殖户诉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海上污染损害责任纠纷一案。

永利会 1

此案原告栾树海、刘明炜等为河北省乐亭县从事渔业生产的21名养殖户,起因是一起重大海洋溢油污染责任事故。2011年6月4日和17日,位于渤海的我国最大海上油气田蓬莱19-3油田发生两起溢油事故,该油田为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与中海油的合作勘探开发项目,中海油拥有51%的权益,康菲公司拥有49%的权益,康菲中国石油公司为作业方。

这是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C平台空中俯视图。 新华社记者 腾军伟 摄

事后,国土资源部、环境保护部、交通运输部、农业部、国家安监总局、国家能源局派出联合调查组,认定这是一起造成重大海洋溢油污染的责任事故。溢油事故污染了6200平方公里的海域海水,其中870平方公里海水受到重度污染。

康菲将掏十亿赔偿溢油损失

联合调查组指出,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在蓬莱19-3油田生产作业过程中违反总体开发方案,制度和管理上存在缺失,明显出现事故征兆后,没有采取必要的防范措施。按照签订的对外合作合同,康菲公司作为该油田的作业者承担溢油事故的全部责任。

蓬莱溢油事故达成赔偿协议,康菲、中海油各出1亿和2.5亿修复渔业资源

调查报告显示,溢油事故发生后,农业部、国家海洋局依据职责分别开展养殖渔业损失、天然渔业资源损害和海洋生态损害索赔工作。其中,溢油事故造成的海洋生态损害价值总计16.83亿元人民币。为解决渔业索赔问题,农业部曾全力推进渔业索赔行政调解工作,要求康菲公司出资10亿元人民币,用于解决河北、辽宁省部分区县养殖生物和渤海天然渔业资源损害赔偿补偿问题,康菲公司和中海油分别从海洋环境与生态保护基金中列支1亿元和2.5亿元人民币,用于天然渔业资源修复和养护等工作。

本报讯
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25日宣布,已与农业部、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就解决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渔业损失赔偿和补偿问题达成协议。康菲将出资10亿补偿溢油损失。

责任编辑:刘菁

事故索赔

渔业索赔实现行政调解

为解决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渔业索赔问题,按照国务院的决策部署,农业部全力推进渔业索赔行政调解工作,在有关部门的密切配合和大力支持下,经过各方沟通协调,渔业索赔工作取得了重大进展。经过行政调解,农业部、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以及有关省人民政府就解决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渔业损失赔偿和补偿问题,达成一致意见。

协议内容

康菲、中海油将出13.5亿

在此协议下,康菲公司出资10亿元人民币,用于解决河北、辽宁省部分区县养殖生物和渤海天然渔业资源损害赔偿和补偿问题;康菲公司和中海油从其所承诺启动的海洋环境与生态保护基金中,分别列支1亿元和2.5亿元人民币,用于天然渔业资源修复和养护、渔业资源环境调查监测评估和科研等方面工作。

资金发放

河北辽宁省政府组织发放

农业部网站消息显示,有关资金到位后,河北、辽宁省人民政府将组织做好资金发放落实工作。资金发放落实工作接受社会监督,确保资金发放公开透明、公平公正,确保资金落实到相关养殖渔民手中。

资源修复

农业部制订渔业修复计划

农业部将制订并组织实施渤海天然渔业资源修复和养护计划,组织地方渔业主管部门和有关单位开展增殖放流、人工鱼礁和海洋牧场建设、渔民培训以及资源环境跟踪调查、监测评估和有关研究工作。

环保基金

公益基金已提交注册申请

中海油表示,将继续积极采取切实措施,使蓬莱19-3溢油油田事故造成的损失尽快通过有效方式得到合理赔偿和补偿。下一步,康菲公司和中海油将按照协议落实渔业损害赔偿和补偿资金以及环保基金。

据悉,中海油此前曾向民政部提交成立“中海油海洋环境与生态保护公益基金会”的注册申请。该基金会属非公募基金,由中海油作为公益基金会的发起人,中海油控股的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捐助5亿元人民币作为首期资金,公益资金来源主要在中海油所属单位筹集。综合新华社电、农业部网站消息

■ 连线

执法人员仍在监测溢油量

农历大年初一,人们都在走亲访友互致新春问候,但是在距离山东蓬莱50余海里的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平台上,3名海监执法人员仍在观测油花溢出量,时刻监督溢油现场和康菲对事故的处置措施。

初一下午,记者在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通过电话联系到C平台中国海监第三支队执法人员李全宝,他已经累计在事发海域工作了50余天。

李全宝告诉记者,他们每天要四五次到平台外监视监测油花溢出量,遇到突发状况还要增加监测次数。“这两天平台上有露水,特别滑,所以原来出去10多分钟观测一次,现在就得20多分钟。”

李全宝说,平台管理十分严格,不能抽烟,不能饮酒,“我们是和平台工作人员吃的大锅饭,就喝了点饮料庆祝春节。”“海上就是没有过年的气氛,没有对联、‘福’字,也没有爆竹声,见不到亲人。但工作是第一位的。”李全宝说。

据悉,“中国海监18”船1月4日起也开赴至渤海海域开始执行溢油监视、渤海定期巡查和海冰监测等任务,春节期间在蓬莱栾家口港避风。船长奚国庆告诉记者:“我们船上十几个人都是在船上过年,八九个船员都是50岁以上,大家都非常理解这份工作的特殊性。我们从去年溢油事故发生以来,就长期坚守在一线,等天气好转,我们将立即出海执法。”据新华社电

蓬莱油田溢油大事记

6月4日、17日、发现溢油

蓬莱19-3油田B平台和C平台分别发生溢油事故。

7月5日、官方通报

国家海洋局正式通报了溢油事故,称该事故对附近海域造成重大污染。

7月6日、企业道歉

中海油、康菲就溢油道歉。康菲表示,两个渗漏点已全部堵住,渤海作业区已没有油膜。

8月19日、联合调查

国家海洋局牵头,联合国土部、环保部、农业部、安监总局等组成联合调查组,彻查事故原因。

8月31日、准备索赔

国家海洋局成立渤海溢油索赔小组,取得了大量监测和调查资料,正在编制评估报告。

9月2日、责令停产

国家海洋局宣布,康菲没有完成“两个彻底”,责令全油田停产。

9月6日、愿意赔偿

康菲表示将设立渤海湾基金,将“为蓬莱油田事件造成的任何损害,提供公平合理的赔偿”。

11月11日、责任事故

联合调查组公布调查结论:康菲违反总体开发方案,属于重大海洋溢油污染责任事故。

12月30日、索赔两亿

天津海事法院受理养殖户索赔案。29名海产养殖户要求康菲、中海油赔偿损失2.347亿元。

新京报:康菲案结,当避免生态灾难重演

人们更乐于看到,通过这次事件,能建立起一套有效的事前监督、事后处置应对机制,确保相关海域环境、生态安全,避免类似事故的再次发生

据报道,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渔业索赔问题终于取得重大进展。康菲公司将出资10亿元人民币,用于解决河北、辽宁省部分区县养殖生物和渤海天然渔业资源损害赔偿和补偿问题;康菲和中国海油将从海洋环境与生态保护基金中,分别列支1亿和2.5亿元人民币,用于天然渔业资源修复和养护等方面工作。

这一结果对于相关受害方而言,是一个迟到的好消息。人们乐于看到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渔业索赔问题的重大进展,人们更乐于看到,通过这次事件,能建立起一套有效的事前监督、事后处置应对机制,确保相关海域环境、生态安全,避免类似事故的再次发生。

然而,如果考虑到,此次溢油事故发生之前无预警,之后消息迟迟未披露,消息披露后,事故细节、污染程度和处理进展的披露、跟进也显得缓不应急,此次事件虽走向完结,但人们担心犹存。

所以,人们关注此次渔业索赔的成果,也关注类似生态灾难的索赔与赔偿,能否升华到程序、制度的层面。如此既可让相关海上石油开发商慑于处罚力度,不得不加强安全生产管理和环保措施,也可在类似事故一旦发生后,各方有例可循,提高处理、索赔的效率。

比如,通过这次事故的教训,有关方面也应建立起一套针对海上石油安全生产、针对海上污染和海洋生态的有效预警、监管体系。这样就可避免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一系列令人遗憾的“迟到”、“缺位”和“错位”。毕竟,完善的制度较诸企业自律,要更可靠得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