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猪场黑臭粪水直排乌龙江支流 破坏大片湿地

图片 1

“池塘都被猪粪堆满,江水都被染成黑色,臭气熏天。”前日,福州王先生驱车经过福州南高速路入口时,发现附近冠洲村的沙洲湿地污染严重。

每平方米房价超万元的小区旁,却暗藏这一个有上百头猪的养猪场。王先生居住在福州仓山区浦上大道融晟红郡小区内,昨日他致电本报热线,反映金山街道新颐下道村存在一个大养猪场。因为养猪场距离他家住处仅有百余米,肆虐的臭气让他十分头疼。“我早上起来开窗,本想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一闻,没想到净是猪粪的恶臭,搞得我直想吐。”

“空气中总弥漫着一股猪粪的臭味,室内闷了不敢开窗通风,端起碗想吃饭都觉得恶心……”几年来,美林街道美林社区许厝自然村的黄女士十分烦恼,根源就是屋后那个整日臭气熏天的养猪场。

每平方米过万元的豪宅边,竟是臭气熏天的养猪场

冠洲村属于禁养区,至今全村存栏猪仍有5000头左右。市民认为,这些猪粪水会影响乌龙江的水质。记者调查发现,冠洲村是仓山区建新镇在福州高新区的一块飞地,管理主体较为模糊。不过目前福州市政府已明确,猪场的拆除主要由仓山区建新镇政府负责。

早在2002年,福州市就出台规定,严禁在规划三环路以内的市区设立养殖场。浦上大道的这个养猪场,已明显违禁,为何却能在执法部门的眼皮底下,长期逍遥?

近日,黄女士拨打本报新闻热线0595-26531010反映,养猪场严重破坏了村民的生活环境,希望有关部门尽快责令关停。

图片 2

海都今起推出“守护母亲河”系列报道,近期重点关注畜禽养殖污水处理。

讲述臭味弥漫大街小巷村民苦不堪言

养猪场的污水任意排放,汇成臭水塘

猪粪水直排影响水质断了候鸟

昨日上午,记者来到许厝自然村,进村不久便闻到一股浓浓的臭味。记者发现,在一堆民房中有一简易棚房,一靠近,棚房内的猪叫声此起彼伏。

每平方米房价超万元的小区旁,却暗藏这一个有上百头猪的养猪场。王先生居住在福州仓山区浦上大道融晟红郡小区内,昨日他致电本报热线,反映金山街道新颐下道村存在一个大养猪场。因为养猪场距离他家住处仅有百余米,肆虐的臭气让他十分头疼。“我早上起来开窗,本想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一闻,没想到净是猪粪的恶臭,搞得我直想吐。”

冠洲村靠近福州南高速路入口附近的一个角落,有家养猪场,数十米外,就能闻到猪骚味。前日下午,猪舍大门锁着,记者敲门,没人回应。透过用布幕遮掩的窗户,目测场内养猪数百头。

“你看,风一吹,这猪粪的臭味飘得大街小巷都是。”黄女士告诉记者,养猪场建在居民区内,她和家人每天都是闻着臭味吃饭、睡觉。“吃个饭都觉得恶心,散个步都堵得慌”。

早在2002年,福州市就出台规定,严禁在规划三环路以内的市区设立养殖场。浦上大道的这个养猪场,已明显违禁,为何却能在执法部门的眼皮底下,长期逍遥?

猪舍旁装了排污管道,猪粪水直接排进旁边一个池塘。黑臭的猪粪水已将池塘灌得满满当当,表面结了一层厚厚的“粪壳”。“风一吹,满屋臭味。”说起这家养猪场,附近居民直摇头。

黄女士说,由于养猪场就在自家后院,她家现在连窗户都不敢打开。特别是在闷热的夏天,窗户一开,整个房间都充斥着臭味。即使天气转凉了,也要打开电风扇,保持空气流通。

昨日上午,记者来在位于浦上大道中段附近的新颐下道村。在这个“隐藏”在周围新建的高档小区里的城中村内,不难发现村子里许多居民操一口四川口音。经询问,原来村里的居民很多是从四川、重庆等地来福州的打工者。

他们证实,这家养猪场已经营多年,猪粪水一直排入池塘,并没有处理。而这些猪粪水将流入乌龙江支流,最后汇入乌龙江,影响乌龙江水质

据周边村民反映,这个养猪场已经建了4年,刚开始只是养了几头猪,但是这两年越养越多,最多时达到上百头。“之前只是隐隐约约可以闻到臭味,现在几乎每时每刻都可以闻到。”

还没有看到养猪场的“真身”,记者就闻到从一条小巷里飘出的令人作呕的恶臭。顺着小巷向下走,路边出现了一栋类似厂房的灰色建筑,墙角周围凌乱地摆放着潲水桶和糟糠,两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正将一桶潲水从门外向屋子里抬。走近后,记者发现屋子里还有几人正在长长的食槽旁倾倒潲水。

市民王先生说,这里原本是一大片湿地,每到冬天,都有大量候鸟在此越冬,如今河水乌黑发臭,“候鸟都不来了”。他认为,如此黑臭的景象出现在福州南高速路入口,会让福州的形象大打折扣。

现场饲养生猪近80头场内污水横流

这个不起眼的建筑外面,屋子的主人还扩建了大概近50米长、30米宽的围栏。经目测,这个“低调”的养猪场被红砖分成四五十个猪栏。每个猪栏里,少则有三四头猪,多则有七八头。据记者估算,整个养猪场内圈养的生猪至少在百头以上。猪圈里乌黑的排泄物、脏水和糟糠经过高温“发酵”,变得臭气熏天。

污水直接排放在养猪场周围,恶臭难闻,附近居民很烦恼

记者观察发现,该养猪场确实处于居民区中间,紧挨着8栋民房,最近的民房距离不超过2米。

当被问及谁是养猪场的老板时,当地村民表示不知情,只知道老板是外来的四川人,在养猪场里工作的也都是这些外地人。

全村存栏猪仍有5000头

在村民指引下,记者进入养猪场内,只见养猪场内部共有8个猪槽,近80头生猪躺在潮湿脏臭的地上,其中,有21头猪仔。养猪场前后各有一条小水沟,用来排放生猪的排泄物等。只见水沟里的水像墨汁一样,不断地往外流,汇入屋外一个直径1米多的圆坑内,污水不时散发出令人作呕的气味。

在养猪场的东北侧大概三十米处,记者还发现了一滩充斥着垃圾的黑水。这个散发着臭味的“池塘”占据了近一个篮球场大小的地盘,水面上苍蝇蚊子肆意起舞。“池塘”里的污水几乎没有流动,成了一滩死水。

关于冠洲村的养猪场污染,海都报去年就持续关注。当地政府介入调查,对存栏猪进行清栏,猪场大多清空,加上几场大雨冲刷了堵在河道里的猪粪,水质略有改观。当时多家猪场的老板表示,正在等待拆迁。

猪舍外面则肆意堆放着各种没有清洗的喂猪工具。在猪栏附近不远处是宰杀生猪的地方,地上依稀可见斑斑血迹,苍蝇横飞,味道刺鼻。

几滩黑色的污泥就堆在这片污水的旁边,村民林先生介绍,这些污泥就是养猪场里排出的猪粪。“这些猪粪再加上养猪场排出来的猪尿、脏水,还有村民家里排的日常污水,就汇成这样的黑水塘了。”

但昨日现场显示,时隔半年后,冠洲村的养猪场污染仍较为严重,水质污染状况不容乐观。对此,仓山区建新镇政府有关人士表示:“我们已经做了大量的工作。”

养猪场如果有赔偿愿意配合整改

林先生还透露说,上月暴雨的时候,金山这一带内涝严重,这片令人作呕的污水池塘就因为附近内河倒灌,臭水甚至都流到了附近居民家里。“如果再让脏水继续排到这里,一旦再下大雨,附近的洋洽河可能就会被污染。”他对记者说。

据其介绍,冠洲村从2006年开始发展生猪养殖,至2013年4月养殖户达100多户,面积约8万平方米,存栏数约5万头。由于这里是禁养区,建新镇多次打击整治,养殖规模有所减小。至2014年6月底海都报追踪报道前夕,冠洲村多数猪场已清空,等待拆迁。

多方打探下,记者找到了养猪场主人黄先生。“我也是没办法才养这么多猪的。”黄先生说,养猪场是他们一家唯一的经济来源,前两年猪肉市场不景气,今年市场情况大好,如果贸然关闭养猪场,会给他带来很大的损失。

随后,记者电话联系了仓山区农林水局。该单位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早在2002年,福州市就出台规定,严禁在规划三环路以内的市区设立养殖场,仓山区范围内的市区是绝不允许进行生猪养殖的。但他也坦言,在近一段时间里,一些非法养猪场开始零星地出现,对此他们只能在接到举报后进行取缔。这位负责人表示,如果情况属实,他们将尽快采取措施,整顿非法养猪场。

不少当地村民认为,村里拆除的养猪场,主要是外村人承包的。村民刘女士说:“这几年猪肉价格一直在低位徘徊,养猪不挣钱,基本是亏损,许多承包的人干脆不做了。”不过,刘女士告诉记者,本村人开的养猪场大多没有拆。

对于周围村民的不满,黄先生也很为难。他说,刚建立养猪栏时,他投入2万-3万元建立沼气池,现在除了自家使用以外,还免费提供给附近七八户的村民使用。

为何非法养猪在执法部门三令五申之下仍然猖獗不止?仓山区农林水局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这与如今猪肉价高涨不无关系。许多不法养殖者铤而走险,在执法力量相对薄弱的城中村等地偷偷摸摸地搞起了生猪养殖。

建新镇政府有关人士证实,今年4月10日建新镇再次组织人员到冠洲村检查,发现冠洲村还有2户许姓村民在养殖,养殖面积约8000平方米,数量为5000头左右。

“要是有一定补偿的话,我愿意配合整改。”黄先生表示,早前相关部门上门沟通过,他已陆续处理了一些生猪。

采访过程中,当地的一位村民告诉记者,这些非法养殖户通过简陋的“规模化”经营,一年的盈利能够达到数十万甚至上百万元。“要是没有人来抓,我们以后也养猪咯。”另一位村民对记者笑道。

既已开始陆续处理,那为何场内仍有21头猪仔?对此,黄先生并没有明确回应。

12月底前未关闭将立案移交公安处理

据了解,根据今年南安市人民政府公布的《关于南安市畜禽养殖禁养区禁建区可建区可养区划定调整方案的公告》中明确指出,美林街道全街道范围属于禁养区。

随后,记者电话联系了美林街道环保站,相关负责人表示,本月20日,街道环保站曾去现场了解过该养猪场情况,并告知养猪场主人,该养猪场处在禁养区范围,要求他们分批处理完余下的生猪,务必在今年12月底前关闭养猪场。

该负责人表示,如果到时还没有处理、关闭养猪场,他们将做好笔录,立案,交由公安机关处理。

相关文章